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交流 >

主编没有“死”,即将变成产品经理

2021-09-14 12:20:33
资深媒体人陈序最近的新书《主编死了》上市,对新媒体提出了一个微观的分析框架,得出的结论同这本书名——主编死了。   联想到刚刚参加的2014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最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通过和人大新闻传播学院合作发表年度报告,提供了宏观的视角。对新媒体宏观和微观分析架构的比较分析,能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呢?   去年,第一次参加腾讯网的媒体高峰论坛。人大彭兰老师首次发布新媒体研究报告,提出内容网络,关系网络,服务网络和终端网络四位一体的思想。当时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今年,彭兰老师把注意力放在移动新媒体,但理论框架仍然是去年的。我听过北大刘德寰教授两次关于移动互联网的报告。感觉彭兰老师的一些观点和刘教授很接近。比如,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使用习惯,倒逼媒体改变传播时间,等等。而刘教授更加注重研究移动互联网细分的族群,如技术红颜等有商业价值,影响力大的族群。彭兰老是则从移动促进连接的角度,追问移动新媒体的发展路线。这是不同的研究方向。   另外一种值得注意的方向,是资深媒体人陈序从媒体主编的第一人称的路径,去拷问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   《主编死了》一书有很多精彩观点,在此不再重复。需要指出的是,陈序对“主编死了”太纠结了。腾讯网此次请来的Buzzfeed公司,是依靠算法和人工编辑双重手段做优质内容推荐的。有人工编辑在,就有主编在。主编不仅是阻碍连接,其实也在创造新的连接。但是,陈序这部作品最大的价值,是在于以一线操盘者,深刻揭示了传统媒体面对互联网浪潮时,出现了千疮百孔的局面。产能过剩,非及时性,商业利益和公众利益的摇摆。更严重的是,尽管雪球、虎嗅、钛媒体等新媒体形态出现了,陈序依然从直觉中发现,这并不能承载传统媒体的系统性转型——这种痛苦无法言喻。   新媒体的核心价值,并不仅仅是新注意力。   新注意力的潜台词,是传统以广告为主的商业模式死而复生。但是,雅虎打败了传统媒体,谷歌又打败了雅虎。在广告模式上,超越谷歌或百度已经变得不现实。商业模式的重构,确实是媒体的核心问题。腾讯网的媒体高峰论坛对我比较有启发的是,大数据或者说人工智能越来越成为媒体生产力的一部分。但人工智能和人的智能并不是截然对立的。混合模式才是新媒体的未来。新媒体不仅收获的是注意力,还有发现力,连接力,实时力和匹配力。这些多元的力量在重新改变媒体。   传统的记者队伍的人数会有所减少,自媒体作者成为了更犀利的观察者和拷问者,拥有自媒体作者的数量和质量,决定了一个新媒体的品牌。编辑和公共讨论融合。当知乎的一个热点问题出现后,产生了大量有质量的讨论,知乎日报扮演的是编辑的角色。媒体电商化,值得注意的案例是豆瓣和铁血网,注意力在转化为周边产品。但更大的变革还在后面。PC经济是搜索经济,阿里的商业大厦建立在搜索,百度也是如此,但分享经济来了。媒体必需和业外机构建立同盟,共同开发分享经济的果实。只有分享经济,能实现更加有效的连接,匹配,实时化。媒体需要变成积极的媒体,嵌入到孵化器,众筹等新平台中去。媒体不是工具,而是主体,但这种主体位置需要新的形态。
大华房屋出租 https://sh.c21.com.cn/zufang/c2829/pg1
六号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