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讲故事的数学老师

2021-09-14 12:19:44

每每回忆起学生时代的课堂,最难忘的莫过于高一那年的数学课。上课前一晚默默预习、独自钻研,课上凝神听讲、忐忑作答,课后温故复习、认真作业,如此循环往复,精神高度紧张地持续了整整一年。幕后的“推手”,自然是教授数学的王老师。青葱岁月里每个如同咀嚼酸涩橄榄的日子, 经过时间的冲刷磨砺,如今回味起来, 竟仿佛在唇齿间散发着缕缕清甜。

王老师是我升入高一那年刚从乐山调来成都任教的。王老师个头不高, 圆圆的脸上总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第一堂课,他就以其清晰明了的讲解、风趣幽默的风格、整洁漂亮的板书赢得了全班同学的喜爱。开学没多久,也许是认为孺子可教,明察秋毫的班主任把偏科的我和另两位同样数学成绩欠佳的同学选出来,委托给王老师“特殊照顾”。王老师乐呵呵地满口答应, 三个学生则惴惴不安,暗自猜测着这“特殊照顾”到底如何具体实施。

“这道题怎么解,你来说说?”接下来每天的数学课,王老师一边总览着全班的课堂学习情况,一边注意板书时避开反光的地方以便全班同学都能看清,一边放任我后来考上北大的学霸同桌自由翻着大学微积分教材, 一边冷不丁地抽我们三个“帮扶对象”起来回答问题。如果跟不上老师的思路,或不解、或走神,这时一定是无言以对的。为期一年的“梦魇”自此开始。

为了避免陷于哑口无言的尴尬境地,尽管觉得枯燥晦涩,我也只能逼自己每天重复“课前、课上、课后”三部曲。每节数学课都提心吊胆、全神贯注,直到王老师请自己回答问题并且回答正确后,才可以悄悄松一口气。王老师从没有直言“你们要认真上课、好好听讲”,可是在每天的一问一答中, 我们心照不宣地达成了默契。整整两个学期的坚持,“三部曲”终于渐成习惯。我的毅力,更倚赖于王老师的耐心, 使我的数学成绩始终能够和全班的步调基本保持一致。

数学公式、定理,对于我来说都了无生趣,可是当学习立体几何时,王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做立方体、圆锥体等模型,我却兴趣盎然,心甘情愿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用硬纸板精心制作。这一点用心被王老师看在眼里,他总是当着全班的面拿起我做的模型表扬, 还不忘让大家学习。有一次单元测验成绩不理想,晚自习时,王老师给我单独讲解试卷。“逻辑思维不错!”即使考试分数不太好看,他也找出亮点给予肯定。老师的认可是对学生最好的鼓励,哪怕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也给了我不小的信心,知道自己就算是在数学课上,也有长于或者不差于其他同学的一面。

一天上课,王老师一反常态,没有直奔主题讲授教材里的数学知识, 而是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一碗阳春面》。他用数学老师朴素的语言复述了这个感人的故事,让我为故事深受感动的同时,也为王老师讲故事感到意外。当他总结到故事主人公母子三人坚强面对生活的不幸、在困境中仍然充满希望,面馆夫妇对陌生人的关爱和尊重这些美好品质时,声调不由自主地扬起来。由此可见,是他对这些品质的赞同,让他迫不及待地给学生分享这个故事。王老师一定是觉得有比知识更重要的东西应该教给学生,所以不惜占用了课上不少的时间来讲这个小故事。那个数学老师讲故事的下午,仿佛依然就在眼前。

此后,我在报刊杂志、朋友圈里常常不期而遇重温日本作家栗良平创作的这个故事。每次都会静静地再读一遍,每次读罢,都会再一次感动,自然也会再一次忆起首次给我们分享这个故事的王老师。作为老师,他不仅仅做到了因材施教地潜心教书,更用自己的行动潜移默化地悉心育人。此时,我总是暗自庆幸能够遇到这样优秀的老师。

高一即将结束、高二将要文理分班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文科。放暑假前的夏日夜晚,同学们在教室里聚会,王老师应邀参加。他主动到我们小组就座,一起观看同学们自发表演的节目,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青春年少讷于言的我,终于还是没有把“谢谢”两个字说出口。他知道我将去文科班学习,开玩笑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你去学文科, 将来顶多当个小学校长。”时光疾驰而过,我终究辜负了王老师的期望,没有当上教师,更别说小学校长了。可是, 不管何时,也不管何事,王老师的一言一行,还有他讲述的故事,却始终如一盏闪闪发亮的灯,透过岁月的晕光,在人生路上指引着我前行。


北京二手房出售 https://www.c21.com.cn/
六号生活网